学校首页 首页 校区概况 机构设置 文化建设 魅力章丘
 
首页 >> 魅力章丘 >> 正文
 
章丘八景之首--百脉泉

添加日期:  浏览人数:  文章作者:佚名

百脉泉为济南五大泉脉之一,与趵突泉齐名并列,曾巩云:“岱阴诸泉,皆伏地而发,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百脉寒泉珍珠滚”,居章丘八景之首,是中国北方独具特色的泉景公园。百脉泉公园因地缘势,沿水之滨,建有儿童乐园区、名泉水景区、花园景树区、幽静学习区、密林散步区、龙泉寺、清照园等。

1、简介

百脉泉位于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市的百脉泉公园明水湖西岸龙泉寺院内,在泉城济南市的七十二名泉中名列第二,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就诞生在这里。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水经注·卷八》称:“百脉水出土谷(鼓)县城西,水源方百步,百泉俱出,故谓之百脉水”。唐代《元和郡县图志·卷十》称:“百脉水出县东北平地,水源方百步,百泉俱合流,故名之”。金代《名泉碑》将趵突泉、百脉泉单独并列。元代《齐乘》称:“盖历下众泉,皆岱阴伏流所发,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

清道光《章丘县志》称:“百脉泉位于县(绣惠镇)城南25里,明水镇东,绣江源也。方圆半亩许,其源直上涌出,百脉沸腾,状如贯珠,历落可数,故名。”历代章丘县志都把“百脉寒泉珍珠滚”列为章丘八景之一。泉池“品”字形,正面题刻“百脉泉”三个大字,两边楹联“空明通地脉,活泼见天机”、“一泓清沁尘无染,万颗珠玑影自圆”、“绿筠雨过色偏好,黄稻风来香细生”等为历代名家题写。

水中疏疏朗朗的藻体,壁上密密实实的苔藓,把池水染的碧翠。水中锦鱼戏游,生机盎然。 泉壁和梵王宫大殿墙上镶嵌着多方诗词、楹联、花卉石刻。其中有明代进士、著名戏曲家李开先《游百脉泉》诗:水劲无过济,脉泉更著名。不霜清见底,漱石寂无声。

明水湖,湖光潋滟,由百脉等数泉组成。湖南端有"龙泉",湖西边有"墨泉",湖西南角有"龙湾泉"。在湖边建有"汇泉阁",登阁可俯瞰园林湖色全貌。还建有"濯缨"、"漪漪"两亭,休憩亭下,赏泉水滨,情趣盎然。两座大理石拱桥,将湖划分为三面。荡舟湖心,水色天光,令人心旷神怡。除了名泉水景区外,湖边还设计有花园景树区、密林散步区、儿童乐园区、幽静学习区等。湖西北建有"绣江亭",湖水从亭下北流形成绣江河。

龙泉寺雄踞在百脉泉北,为济南地区著名佛寺,始建于1450年(明景泰元年),近年来几次复建。殿内佛像金碧辉煌,壁画形象生动,栩栩如生,为章丘佛教文化的一处名胜景点。

清照园位于山东省济南市章丘百脉泉公园西北隅,为纪念出生在明水的"一代词宗"李清照而兴建。它占地1.8万平方米, 1997年5月建成开放,这是一座集中国南北园林风格于一体的园中之园,园内设李清照纪念馆。在目前全国现有的4座(济南、青州、金华、章丘)李清照纪念馆(堂)中,容纳了5个之最,如建筑规模最大的,自然景观最美,文化品位最高,馆藏资料最全等,代表着李清照学术研究的最新成果。

清照园建筑高雅,楼轩巍巍。楼台亭榭,曲径游廊,依泉架构,环水而建。园内有"吟风榭"、"溪亭"、"感月亭";有"文轩斋"、"漱玉堂"、"金石苑"、"黄花馆"、"易安楼"、"海棠轩";还有模拟李清照夫妇生活起居,赋诗作词的卧室"燕寝凝香"。园内1500平方米的水面由漱玉、龙潭、梅花三泉汇合而成。园中匾额、楹联、碑碣、雕塑、图画等大量精湛高超的书法、艺术作品,均出自国内著名书法家和美术大师之手,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2004年10月1日,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亲笔为百脉泉题词“天下奇观”。2004年12月25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到百脉泉公园参观游览,欣然题诗,表达了这位远方异国贵宾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和对章丘古老历史文化及神奇泉水的赞叹。百脉泉公园被评为“2004年山东十大魅力景点”。

近年百脉泉公园扩建,占地面积不断扩大。为了纪念,还修建了李清照雕塑。

2005年9月26日百脉泉地下水位达65.80米,创历史记载以来的最高水位。

章丘是李清照的家乡,百脉泉是李清照的故居,下面是出自李清照之手的部分诗词:

如梦令 点绛唇 浣溪沙 菩萨蛮 诉衷情 好事近 清平乐 忆秦娥 摊破浣溪沙 添字采桑子 武陵春 醉花阴 南歌子 怨王孙 鹧鸪天 鹧鸪天 玉楼春 小重山 一剪梅 临江仙 临江仙 蝶恋花 蝶恋花 渔家傲 [歹带]人娇 行香子 行香子 孤雁儿 满庭芳 凤凰台上忆吹箫 声声慢 庆清朝慢 念奴娇 永遇乐 多丽 长寿乐 减字木兰花 瑞鹧鸪

2、百脉泉泉群

位于济南城东章丘市龙泉寺南侧。为济南五大泉群之一。"百脉沸腾,状若贯珠,历落可数",故名。百脉泉位于明水城东北部的百脉泉公园内,泉池长26米,宽14.5米,深2米。池岸由青石砌垒,东西向架一虹桥,卧于碧波之上。池岸和桥上装饰雕刻石栏。池底涌出数不清的水泡,缓缓浮上水面,似珍珠滚动,红鲤游弋其间,有"鲤鱼戏珠"之趣。宋代文学家曾巩称:"岱阴诸泉,皆伏地而出,西则趵突泉为魁,东则百脉为冠。"明代戏曲家李开先有"水劲无过济,脉泉更著名"的诗句。泉周林木扶疏,柳绿花红,鸟语蝉鸣,景色迷人。泉水冬暖夏凉,常年恒温17℃左右。沏茶味正色浓,与当地所产明水香稻泉头米相煮,香及四邻。泉池北侧为龙泉寺,建于明嘉靖以前,寺门匾额"龙泉古刹"四字,系明代书法家雪蓑所书。

东麻湾在百脉泉东侧,为章丘第一大丰水河绣江河的源头,每年涌水量高达1.5亿立方米。湾内处处泉涌,水势旺盛,岸边多杨柳,四周荷塘片片,小溪纵横。

西麻湾在百脉泉西南,为自然河湾,虽然面积不大,但涌水量居明水诸泉之最。湾中泉眼众多,簇簇水泡缓缓升起,于水面玉花般绽开。浅湾芦苇丛生,岸边杨柳依依,一派泉林郊野风光。东西麻湾景色秀丽,历来受人喜爱,曾有诗云:"麻湾净泻千寻练,石甃平喷万斛珍。山月冷涵秋共碧,荷风乱飐镜无尘。"东、西麻湾如双星捧月,烘托得百脉泉澄碧非凡,景致更佳。

墨泉在百脉泉西南约30米处。因泉井深幽,水色苍苍如墨而得名。泉水自泉眼翻腾涌出,翻落于石砌方池内,常年不竭。

此外,百脉泉泉群中还有龙泉、梅花泉、金镜泉、清水泉、荷花泉、鱼乐泉、张公池等名泉。

3、相关诗歌作品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点绛唇

寂寞深闺,

柔肠一寸愁千缕。

惜春春去,

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干,

只是无情绪!

人何处?

连天衰草,

望断归来路。

点绛唇

蹴罢秋千,

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

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

袜铲金钗溜,

和羞走。

倚门回首,

却把青梅嗅。

(此首一作无名氏词,见《花草粹编》卷一)

浣溪沙

莫许杯深琥珀浓,

未成沈醉意先融,

疏钟己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

辟寒金小髻鬟松,

醒时空对烛花红。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己深,

重帘未卷影沈沈,

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催薄暮,

细风吹雨弄轻阴,

梨花欲谢恐难禁。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

玉炉沈水袅残烟,

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

江梅已过柳生绵,

黄昏疏雨湿秋千。

浣溪沙

髻子伤春慵更梳,

晚风庭院落梅初,

淡云来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

朱樱斗帐掩流苏,

通犀还解辟寒无。

浣溪沙

绣幕芙蓉一笑开,

斜偎宝鸭亲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菩萨蛮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

夹衫乍著心情好。

睡起觉微寒,

梅花鬓上残。

故乡何处是?

忘了除非醉。

沈水卧时烧,

香消酒未消。

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

背窗雪落炉烟直。

烛底凤钗明,

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

曙色回牛斗。

春意看花难,

西风留旧寒。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

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

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

月依依,

翠帘垂。

更挪残蕊,

更拈馀香,

更得些时。

好事近

风定落花深,

帘外拥红堆雪。

长记海棠开後,

正是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

青缸暗明灭。

魂梦不堪幽怨,

更一声啼□(左“决”右半,右“鸟”)。

清平乐

年年雪里,

常插梅花醉,

挪尽梅花无好意,

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

萧萧两鬓生华。

看取晚来风势,

故应难看梅花。

忆秦娥

临高阁,

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

栖鸦归後,

暮天闻角。

断香残香情怀恶,

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

又还秋色,

又还寂寞。

摊破浣溪沙

揉破黄金万点轻,

剪成碧玉叶层层。

风度精神如彦辅,

太鲜明。

梅蕊重重何俗甚,

丁香千结苦粗生。

熏透愁人千里梦,

却无情。

摊破浣溪沙

病起萧萧两鬓华,

卧看残月上窗纱。

豆蔻连梢煎熟水,

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

门前风景雨来佳,

终日向人多酝藉,

木犀花。

添字采桑子

窗前谁种芭蕉树?

阴满中庭;

阴满中庭,

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

点滴霖霪;

点滴霖霪,

愁损北人、不惯起来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

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南歌子

天上星河转,

人间帘幕垂。

凉生枕簟泪痕滋,

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

金销藕叶稀。

旧时天气旧时衣,

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怨王孙

湖上风来波浩渺,

秋已暮、红稀香少。

水光山色与人亲,

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

青露洗、苹花汀草。

眠沙鸥鹭不回头,

似也恨、人归早。

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锁窗,

梧桐应恨夜来霜。

酒阑更喜团茶苦,

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

日犹长,

仲宣怀远更凄凉。

不如随分尊前醉,

莫负东篱菊蕊黄。

鹧鸪天

暗淡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

菊应羞,

画栏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

何事当年不见收.

玉楼春

红梅,

红酥肯放琼苞碎,

探著南枝开遍末?

不知酝藉几多时,

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

闷损阑干愁不倚。

要来小看便来休,

未必明朝风不起。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

红梅些子破,

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

留晓梦,

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

疏帘铺淡月,

好黄昏。

二年三度负东君,

归来也,

著意过今春。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

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